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绍兴县扬名布艺有限公司

布料加工,出售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上海纺织走出发展困境 老牌国企“涅槃重生”
新闻中心
上海纺织走出发展困境 老牌国企“涅槃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2        浏览次数:2134        返回列表
位于上海市长宁区的东方国际集团总部里,一块标有“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倒计时100天”的铭牌摆放在显眼位置。每过一天数字跳动一次,带动全集团员工“摩拳擦掌”。
  东方国际集团的前身之一,是具有150年历史的上海纺织集团(下称“上海纺织”)。从早年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向“科技+时尚”转型,再通过全球布局、跨国经营,成为服务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主力军……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上海纺织的“蝶变”具有样本意义。
  壮士断腕老牌国企“涅槃重生”
  “过去,上海纺织有250万纱锭,如今已减至5万锭。55万纺织职工,经过大规模分流安置后,降到2万人以下。”东方国际集团董事长童继生用一串简短的数字,描述了企业脱胎换骨的变化。
  单从数字的变化,人们就能感受到当年转型的惊心动魄。而实际的改革过程,更加令人刻骨铭心。
  以近代创办的上海机器织布局为开端,纺织孕育了中国的近代民族工业,被称为上海的“母亲产业”。上世纪50年代,纺织业作为上海财政的“第一支柱”,始终担纲着创造就业岗位最多,创造产值、利税、出口外汇稳居第一的“龙头老大”地位。这个格局,一直到1992年才随着上海汽车工业的崛起被打破。
  在一篇题为《从“摇钱树”到“苦菜花”到“凤凰涅槃”》的文章中,新华社高级记者吴复民记录了这段变革史:
  “在当年压锭减员最艰难的日子里,上海纺织的工人们明知早一天拆完就早一天下岗,但没有一家厂拉下敲锭的进度。那饱含泪水,强忍悲痛的眼神,顾全大局的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让我终生难忘。
  上棉一厂一位下岗再就业的工人,事后曾用平静的口气说起这段经历:道理并不深奥,在上海黄金地段生产初级纱、初级布不合算,做不过来。不过,说说容易做做难。要敲掉自己手里捧惯了的饭碗头,味道到底是不好的!
  上海纺织的领导班子,曾一次次来到成建制下岗的职工中间,动情地承诺:一定要塑造21世纪上海纺织的全新形象,回报大家对纺织大调整的理解和支持,感谢大家为纺织大调整做出的奉献和牺牲。”
  什么叫“壮士断腕”?这就是。很多研究者认为,全国最早的去产能工作,源于纺织业。除了工人顾全大局,政府和社会的倾力配合也为大规模的人员分流安置创造了环境。航空公司到下岗纺织女工中招聘“空嫂”,纺织厂的党委书记到社区担任居委会书记……类似的新闻,成为当时舆论关注的热点,也为今天的去产能工作提供了借鉴。
  回头来看,上海纺织业的调整,比全国纺织业整整早了五六年,也早于上海其他传统产业,因而赢得了更多的社会支持和政策支持。原本被认为要走向拆分的上海纺织,最终得以保留下来,并在随后的日子里实现了“涅槃重生”。
  除了为自身轻装上阵创造条件,上海纺织的大调整,还为城市发展提供了空间。童继生2014年到上海纺织上任前,长期在上海的另一家国企上海建工集团工作。履新后不久他发现,当年他在上海建工建造的很多城市地标性建筑,用的正是老纺织厂的地盘。
  2017年下半年,上海纺织集团和原东方国际集团联合重组成新的东方国际集团。新集团拥有总资产654亿元、员工7.2万人(海外员工占50%)。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961亿元,进出口额81亿美元,是中国最大的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也是上海最大的综合性贸易集团。
  瞄准高端“科技+时尚”越走越宽
  纺织品服装出口全国第一;车用纺织品市场占有率亚洲第一、世界第二;时尚创意园区建设和体量全国第一;上海时装周引领全国同行,影响力亚洲第一;三枪内衣市场占有率连续多年全国第一……谈起如今的上海纺织,很多人为五个“中国第一”感到自豪。
  不破不立,大破大立,引领上海纺织走出发展困境的,正是当年转型时确立的“科技+时尚”战略。
  正如上棉一厂的下岗工人所说,在上海这样的城市,做劳动密集型的纺织业注定没有出路。在“二次创业”中,上海纺织改变了以往靠初级加工吃饭的格局,重构大服装、大装饰和大产业用纺织品三大支柱产业,走上了高端纺织发展之路。
  耐高温纤维芳砜纶完成国产大飞机门帘面料测试、搭载智能芯片的酒店布草进入高级宾馆……这一系列成果的取得,背后是上海纺织集团中央研究院的支撑。为进一步提升科技含量,上海纺织先后设立功能性面料、复合材料(车用)、智能纺织、航空航天军用纺织材料、外贸特色产品等五个研究所,三年拟投入10亿元资金,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科技创新体系,不断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纺织的车用纺织品业务。在2017年完成对美国IAC集团汽车软饰业务的收购后,上海纺织成为亚洲规模最大、品种最多、综合竞争力最强的汽车纺织内饰供应商,在全球拥有50家制造工厂。
  “下一步,企业将在上海设立汽车内饰业务的全球管理总部和中国研发中心,朝着全球第一的目标冲刺。”童继生说。
  纺织服装与时尚,有着天生的紧密联系。伴随上海时尚之都的建设,上海纺织在时尚领域大展拳脚。
  东方国际集团总裁朱勇说,由集团操盘的上海时装周,已经连续运作了15年,目前跻身全球五大时装周行列。在世界时尚界有两个流派:一个以美国为代表,走市场化与商业化道路;另一个以巴黎和米兰为代表,走传统的品质和工艺生产线道路。上海时装周把两者结合起来,通过创办与时装周配套的上海服装服饰展(MODE),对接国内外买手和机构,成为亚洲最大的原创设计品牌订货季。
  利用遗留的纺织用地和厂房,上海纺织先后打造了M50、尚街Loft、上海国际时尚中心等一系列时尚创意园区,成为上海的“时尚新地标”。近年来,上海纺织开始输出M50文创园区的运作模式,在浙江绍兴打造“水街壹号”文创园,将时尚文化理念向长三角辐射。
  根据规划,未来三年,新组建的东方国际集团将进一步创新时尚园区运营模式,建成一批新的知名时尚产业集聚地。同时,继续提升上海时装周作为全国性重要展会的社会影响力,加快迈向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时尚产业综合配套服务商。
  全球布局打响上海“四大品牌”
  2018年上半年的大部分时间,东方国际集团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推进办公室主任王兴德都在海外出差,先后跑了20多个国家举办招展路演会。最终参加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2800多家企业中,有超过100家是东方国际集团推荐的。
  谈到招展时的亮点,王兴德娓娓道来:除了海外优质的食品和农产品,东方国际集团重点瞄准高科技产品,一款产自斯洛伐克、可以飞行的汽车,已确定参加首届进口博览会;来自瑞典伊科达公司的最新肿瘤治疗设备,也将亮相进口博览会。
  招展的顺利推进,源自于东方国际在贸易领域的深厚积累。童继生说,从做外贸开始,上海纺织开始“睁眼看世界”。与东方国际集团重组后,更是确立了“全球布局、跨国经营”的目标。
  目前,东方国际集团的90家制造工厂中,海外工厂达到46家,遍布五大洲;拥有一流境外实验室4个,其中3个在美国,1个在欧洲。以毛衫贸易为例,通过收购香港慧联,东方国际集团在全球拥有10家毛衫制造工厂,具备毛衫自营和代理3800万件的年产能,规模排名全球第四。这样的布局,既增强了供应链的竞争力,又规避了贸易摩擦的风险。
  “原来走出去承包工程,可能还是游击战。推进产能国际合作和优化布局,是一场阵地战,对企业的挑战更大。”童继生说。
  在全球布局的同时,东方国际集团还全力打响“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比如,在“上海服务”领域,除了协助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招展,东方国际集团还负责牵头筹备“综合贸易服务商联盟”,整合贸易、物流、金融方面的资源,制定报关、报检、物流、贸易对接、商旅服务等“一站式”服务方案,为参加进口博览会的展商、采购商提供全方位、多角度的服务。
  王兴德说,服务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不仅是东方国际集团作为上海国企的责任和担当,也是企业转型升级的良机。当前,东方国际集团正在积极加大进口业务,旗下有两个平台入选“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6天+365天’常年展示交易平台”。“过去东方国际的进出口比例是30:70,借助博览会平台,未来将逐步调整到50:50。”
曾经,上海以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引领全国,“上海的布,全国的衣;上海的款,全国的潮流”描绘了当时的盛景。未来,通过融合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推动“全球资源、中国集成,上海总部、全球销售”,东方国际集团正朝着千亿级的、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迈进。